一張泛黃的古地圖,代表了時間的橫亙,也代表了交通上空間的位移,更串起了老一輩人的回憶,回憶再度穿越時間、跨越空間,看見十六世紀乘著大航海之浪而東來的帆船,看見南來北往的挑夫行腳,看見烜赫一時的官轎過街,看見穿過山嶺、穿過蔗田的隆隆火車向我們緩緩駛來。斑駁的字體是曾經海浪的拍打、上陸的足跡、與拓路造橋的汗水,是歷史跨越空間和時間的點點痕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