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通,交織著臺灣發展命脈,推動歷史的革變,如海上的燈塔,路邊的煤氣燈,自遠而近,自近而往下一站推進,交通縱貫古往今來,展望未來。

展場入口處即以波動的海潮呼應當年大航海時代東來福爾摩沙之浪,也象徵著先民渡海來臺的黑水之浪,順著白牆上的浪花,彷彿觀者也要乘浪而來,進入展場。

近乎方正的展場,劃分為二,將起始與終點合為一體,由中央走進主展場區,將這塊土地上複雜交織的交通文獻擺置於一起,暗示來臺的各民族,在相同臺灣的土地上各自表述並相互對話。此二展區,分別暗示陸島與海上,過去與未來,我們從遠方抵達,由臺灣出發。因而透過觀展人的移動,讓時間、空間與人的交通位移在展場的中央產生隱喻性更深層的交通展精神。

展示手法將重要且大型的館藏文物集中於展區中央,直接以大型文物島為入口主意象,讓觀展人直接看見此故事邏輯而予以了解。在配合展品屬性,或封櫃展出,或燈片排演。一張張的地圖或典藏圖像以燈箱成為展品的輔助說明,映照先民曾經走過的道路,交織出交通與歷史的脈絡。

透過動線的規劃,展覽的尾聲回歸到展場的起點,歐人乘東來之浪與先民渡海來臺的黑水波濤在此,臺灣本島四面還海的海潮也在這裡,臺灣交通史自海上開始,未來的交通史也會自海洋開展,如同海洋打開西方東來以及先民墾拓之門,同樣也會開啟新臺灣人立足海島,放眼世界之門。